湖北第二师范学院自考

实践作业如何为学生【量体裁衣】?





 融媒体记者严梦龙禧 “不是我喜欢的主题,将自己的创意融入后又觉得比较生硬。”新闻与传播学院2018级的小陈在电脑前发着愁。好不容易盼到了自己比较感兴趣的专业课实践,却发现给出的材料和要求似乎不能充分施展自己的创意。
  近年来,实践教学在人才培养过程中发挥着极其重要作用。高校也越来越重视学生实践能力和创新能力的培养,但由于学生团队缺乏凝聚力、特定专业实践平台的条件尚有欠缺、实践作业形式仍然延续往期教学设计等种种原因,部分高校的实践教学仍然与学生需求存在一定差距,就像穿上了不合身的衣服,无法进入最佳状态。合作落单 被迫上阵“现在布置本学期的第一次实践作业,请大家自行分组,每个小组尽量在六人以内…”讲台上老师话音还未落,文学院2018级的小杨不由得低下头默默叹了口气。对小杨来说,小组作业的言下之意就是全部由自己一人完工。由于团队成员的消极懈怠、不作为,很多实践作业都是自己在截止日期前一天“挑灯夜战”赶工的。
  小组实践作业如今仍是高校课程平时或期末考核的热门形式之一,在检查学生是否熟练掌握该学期所学知识的同时,在合作中培养小组的凝聚力,成员彼此的沟通交流能力。相比个人独立完成,其优势是能有效发挥团队中各个成员的聪明才智:从构思到实践,将不同阶段的任务进行分解并加以分配,有效减轻任务重量,并能及时对出现的问题进行解决。但理想和现实仍然有着一定的差距,布置下来的小组作业,最终常常演化为一个人的“独角戏”,和小杨一样烦恼的学生并不占少数。
  为深入了解我校学生实践作业完成状况,记者在校园内随机展开电子问卷调查。尽管有52%左右的学生表示更喜欢团队实践的形式,但在实践过程中学生普遍会遇到大大小小的阻碍。82.11%的受访者表示自己有过独自完成团体实践的经历,而其中高达97.44%的学生坦言自己为此熬过夜。“小组作业真的令人身心俱疲,要么组内成员意见存在分歧,要么组长根本不和组内成员商量就擅自改题。”数学与经济学院2019级的小李坦言道。
  而即便是可以灵活安排实践进度、充分利用课余时间的个人实践,也令不少学生“头疼不已”。有42.55%的学生纷纷表示,本身专业知识技能掌握不牢固,对知识点和要求仍然是一知半解,在这种情况下完成实践颇有一种“赶鸭子上架”的无奈感。兴趣脱轨 阻碍重重“实践相关要求已经上传,还有不明白的同学吗,课后可以随时联系老师哦。”不少教师都在布置实践任务后会贴心地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并主动参与学生实践过程予以指导,但学生最终提交的成品,大多仍然不尽人意。有36.84%的受访学生表示,自己的实践作业多为截止期限前夕赶工而成的“半成品”。
  超五成受访者认为,本专业的实践作业整体仍然偏难,在实践过程中缺乏一定的参与感与收获。在实践种类的反馈上,56.85%的受访学生表示其专业的实践形式依然缺乏创新,且无法与自己感兴趣的主题联系起来。“兴趣不浓,加上时间紧迫,敷衍了事”是不少学生的普遍现状。
  对于学生来说,实践中最大的阻碍是什么?67.37%的受访者表示,由于小组成员消极懈怠、“踢皮球”,借口拖延不参与导致团体实践难以高效完成。其中近六成学生认为,团体实践的“不和谐之音”主要出自组内成员的意见分歧:小组成员难以沟通让步,或是避重就轻专挑简单的部分完成,或有较为强势的组员没有考虑成员意见就擅自把握实践方向……“实践过程中由于大家缺乏沟通,采取了不尽相同的调查渠道,后期筛选分析数据往往需要很长时间,严重影响了整个团队的效率”管理学院2019级的小何向记者说道。
  小组内部的矛盾一旦激化,团体实践则成了少数学生的“个人秀场”。加之部分实践条件的有限与器材的贵重、易损耗性,无人机、摄像机、测量仪等设备只能率先提供给有一定经验的学生进行使用,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一部分学生仍然无法从团体实践中掌握专业相关的实训技能。团体实践一旦陷入流于形式的泥潭,许多学生的参与感、获得感便会大幅减少。“我已经大三了,但像安装、操作摄影机录制素材这类我们专业需掌握的实践技能,还是不知道怎样动手,每次只能硬被小组成员拉去当临时演员。”新闻与传播学院2018级的雯雯向记者坦言,“总没有机会拿到设备学习,也不好意思开口提问”。量体裁衣 注入活力“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学生如果想在实践中学有所成,实践的趣味性是必不可少的条件。73.68%的受访学生明确表示,希望本专业的实践形式能够更有创意,贴近自己感兴趣的领域。
  如何为学生的专业实践“量体裁衣”?在实践内容上,首先需要将学生真正感兴趣的主题延伸到课程中来,教师需要了解学生当下真正感兴趣的事物,用兴趣浸润相对生涩难懂的理论知识,为学生引入更多的社会实践机遇。
  “第一次做公众号,大家帮忙点击一下”“寝室年度大制作微电影‘新鲜出炉’!”我校新闻系部分教师将学生感兴趣的内容充分融入专业实训技能的学习中去,将自己有感而发的影评、音乐听后感等内容,利用新媒体形式进行制作,使自己真正乐在其中。不少学生在学期课程结束后,仍然在继续运营个人或集体的公众号、微博、视频博客等实践作业。“学校的建筑应充分考虑安全问题,色彩应明亮鲜艳,绿化环境要做好,给学生更多亲近自然的空间……”教育学专业的《教育专业观察》实践,则将学生带入课堂进行全景观摩,在与小朋友的相处、教师课堂的体验、学校整体环境的观察中将专业理论应用于实践,并进行深度思考总结。
  为缓解团体实践中团队合作不和的矛盾,则需突破团队的默认组织形式。52.63%的受访学生表示,希望实践作业的成员组合能够更加灵活,打破以学号,姓名首字母,寝室进行划分的常规标准。2018级汉语国际教育专业的赵靖怡所在的古代汉语团体实践分组就突破了这类“就近原则”,不仅实践能够高效完成并成为班级范本,交友圈也因此延展到了寝室之外。
  我校广告学专业副教授方艳认为,在评价机制上,教师需要改变“一组同分”的考察机制,可对实践内容进行灵活设计,使考察方法更加能够反映成员个体的贡献,或能对学生个人能力做出有效反映,使实践充分发挥本应带来的积极效果。作为教师方,课程实践内容的设计仍然需要努力向学生的兴趣贴近,但学生的学习兴趣与学习的主动性仍然是实践是否能高效完成的首要条件。团体实践作业难以取得成效,一部分原因仍然可以归为学生学习的主动性、积极性不高,对专业课程的重视程度相对欠缺。
  要真正让学生觉得“衣服合身”,学风建设仍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学校应着力推动教学手段改革,顺应年轻人的习惯,为课堂注入更多活力。未来学校也会持续推进实践教学改革,提升教育教学质量,鼓励各专业新式课堂的开办设计,让课堂真正地“活”起来、学生积极地“动”起来。
  (应采访人物要求,部分人物为化名)